飞龙
新手
新手
  • UID8492
  • 粉丝0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7
阅读:982 回复:0

那些拿命换钱的年轻人,换着换着就死了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7-09-25 18:14
01
某次在出租车上和朋友聊起一个过去的同学。
他和我关系关系一般,和朋友关系较好。
聊着聊着,朋友告诉我,他死了。
我愣了两秒钟。
第一次听见同龄人的死讯,心底一阵凉意。
谈不上难过,或许在难过抵达之前,情绪更多地被讶异包围着。
以前总听老人家抱怨:这人好端端地,怎么走了。那时候听这句话没什么感觉。
现在同样的事发生在同龄人身上,感触才深。
二十几岁的人,怎么走了?
我问朋友,怎么死的。朋友说,创业创死的。
这句话逐渐在我心里勾勒出了这位同学的模样,才想起来初中那会儿,他好像就挺爱折腾的。
卖盗版碟、兜售考试资料、校园零食批发... ...这都是他干过的事。
想到这里,我难免把他的性格和人生联系在一起,试图总结出某种人生的必然。
上天不止眷顾努力的年轻人,还会带走他们。
尤其是那些拿命换钱的年轻人。
换着换着,可能就死了。

02
我想起某个认识的自媒体作者,一起和他吃饭,他非常抱歉地跟我说了一声:
“能不能换个位置,空调对着吹,身体有点吃不消。”
换好座位,他才跟我讲,自己颈椎病特别严重,稍微受点凉就不行。要是有冷风对着脖子吹,基本是要他命了。
他93年的,有两个公众号,粉丝加起来几十万。虽然赚得不少,但都是一个字一个字码出来的。
他除了颈椎病,心脏也不太好,胃也不太好。
他才93年。
人家用生命在写作,他用颈椎在写作。
颈椎越坏,赚得越多。
我第一次见他,人很高,但精瘦。小腿细得像晾衣杆,脸上的大部分时间都挂着微笑,但神色中总会散发出疲倦的信息。
我告诉他歇歇,钱赚不完。
他说不行,没安全感,还有信用卡没还,还要存钱买房,他准备把父母接到上海来。
我问他怎么样才有安全感。
他说,身上至少要有三十万吧。
约过了三秒钟,他摇了摇脑袋说:“不对,三百万。”
我问他要不要吃个甜品啥的,他说胃不好,喝热水就够。
他从包里掏出来一个保温杯,我随口问了句:“泡的啥?”
心里猜,大概是枸杞。
1秒钟后,他说:“大麦茶。”
前一阵中年人用保温杯泡枸杞,被人在网上嘲得不行。
我觉得保温杯、秋裤这类东西,都是成长路线上的必然,没什么好嘲的,每个人终将拿起保温杯,每个人也终将老老实实地为自己套起秋裤。
区别只是有的人还有消耗健康的资本。
保温杯不意味着别的,不意味着保守和平庸,没有更多的象征性。
他们只是为了健康地活着罢了。
想要活着这件事,本就无可指摘。

03
这几年我疯狂地迷恋健身,没别的原因,对肌肉和曲线也没有额外的喜欢,只是开始惧怕“死亡”这件事。
某回在健身房健身,一记者模样的人偷偷摸摸进来,旁边带了个摄像师。
她举着个小话筒问我:“先生, 请问您健身多久了?”
“3年吧。”
“请问您坚持健身的原因是什么呢?”
“怕死。”
记者说有没有别的原因,这个不让播。
我说没别的原因了,你要答案,这就是最真的答案。


04
我依然记得前年有一阵我胃特别不好,吃什么吐什么。
有一次我坐上海的2号线,从郊区往市区赶,突然忍不住想吐,临时下了站,找到车站的公厕,在隔间里吐得昏天黑地,到现在都觉得对不起车站的清洁人员。
去医院里做了个哈气测试,幽门螺杆菌指数严重超标,一查下来:急性胃炎+浅表性胃糜烂。
那段时间刚好在跟一个创业团队,忙得外焦里嫩。基本无法准时吃饭, 每天加班到深夜。回家没有地铁,只能坐出租车。
经过好一阵的治疗和食疗,才恢复过来。
后来就老实了,知道自己的胃经不起折腾。
从那以后,每天清晨一杯白开水,吃只吃温热的食物,不吃炸鸡不喝奶茶不舔奶盖,每天要锻炼身体,每天要摄入果蔬。
于是总结出个人心得:
那些随心所欲的年轻人,被疾病操一操,就老实了。
鸡汤跟你说一百遍,什么不要熬夜,不要乱吃东西,都是假的,没用。
生过一场病,你就都懂了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“疾病”是最好的鸡汤,“死亡焦虑”才是最好的鸡血。

图片:timg (1).jpg



05
前几年朋友聚会的时候,我和几个朋友聊的都是:八卦、游戏、电影、小说。
今年见了几个朋友,聊的都是:地产、社保、理财、就业、房产限购......
甚至有个在保险公司做的哥们儿,当场推销起了重大疾病保险套餐,给我们分别介绍了A餐、B餐、C餐各自有哪些福利。
每每有人讨论起这个话题,心底总是一股悲凉。
因为生老病死无从抵抗,所以这件事更显悲凉。
90后这代人,可能感触会更深。
病不起,死不起。
我们的父母正在逐渐退场,你就是“上有老,下有小”的接班人。
包袱在你身上,就知道沉不沉。
以前家里出事了,你还能抬头看看,你的头顶有父母。
现在家里出事了呢,抬头一看没人了,父母都在下面。
自己才是最上面的那个人。
顶梁柱的角色每一代都得有人来演,等你真正做了那根柱子,可能才会发现做柱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。
才会意识到柱子不能倒。
因为除了自己,没有别人会替自己支撑。

图片:timg (2).jpg



06
这两天微博有个叫卡卡的年轻网友脑内忽然出血,引发不少人的关注。
卡卡提了几点,我相信都是肺腑之言。

像多运动、学会调节压力、不要熬夜作息规律,这些大部分人都知道,但还是无法做到。
熬夜这个习惯,大概只有经历过彻底地病痛,才能彻底地戒除。
这个问题本质是个成本消耗的问题。
耗没了,也就乖了。
尤其如今奋斗在一二线城市,工作起来不要命的人,我想他们大部分都是勤奋的,也都能够意识到自己正在透支健康,但却不能停止,为什么?
一是还没到临界点,二是抱有侥幸心理。
创业的人也都清楚,创业一是拼实力,二是拼运气。特别在健康资本这一块儿,有的人运气好,一连好几周睡4个小时,早上八点上班,凌晨亮点下班。没猝死,那是极好的,能过就过了。
有的人命不好,偏偏猝死了。这个太难说,毕竟身体是一个何其大的变量。大家都在拿命换钱,谁先死,谁后死,大概只有神知道。
但凡处于创业中后期的人,都会开始特别注重身体的可持续性。
方觉健康才是百年大计。

图片:timg (3).jpg


07
雷军在金山工作的时候,曾是最不爱睡觉,最不爱吃饭的人。那一阵“不要命地工作”也被视为优秀人士的习惯。
谁睡得少谁牛逼,谁加班时间长谁牛逼。
但雷军只有一个,普通人你每天睡4个小时试试。持续一周大概就疲得连亲娘都不认识了。
我比较反感一些鸡汤导师用自己的经历忽悠年轻人,什么每天只睡4个小时,那真的是在害人。你当年拼一拼,也许就过去了。但有的人拼一拼,可能就拼死了。
不可否认有的人就是能每天只睡4个小时,还元气满满,但那是极少数。
这个睡眠时间,不是大部分人能接受的。
正常成年人就应该保证每天至少7个小时以上的睡眠。
这两年微博还特流行深夜、凌晨打卡,熬夜党、修仙党盛行,好像熬夜这件事值得炫耀。
我只能把它看作当代人的又一种病态审美。
以前高中放学,和几个朋友一起去地下网吧打DOTA。通宵一晚上,一点不觉得累。早晨回家洗一把澡,还能接着陪父母去菜场买菜,帮着讨价还价。
去年跨年的时候,又和几个哥们儿一起去网吧,想共同回味高中时光。
结果到了后半夜,几个人不省人事,一个个表情都跟便秘似地。
这个年龄的人,只要通宵一晚上,脸就立马发黄发白。皮肤一晚上积累下来的油腻,刮下来能炒一盘回锅肉。
这一切似乎都在提醒我,我已经到人生的下一个阶段。
我应该过渡到下一种活法。
那个喝汽水的少年,终将拿起保温杯。
不是不抵抗了,不是没有激情了。不是平庸了,也不是循规蹈矩了。

只不过阶段性地调整,的确是该换一个姿势了。

最新喜欢:

1393513935

游客

返回顶部